安立甘传统事工
Chinese Anglican Tradition Service
这是我的立场!——为什么我会选择安立甘宗作为我信仰的表达

2018-02-06

414

现在中国教会面临的是千古未有之变局,不论是内部,还是外部,都对这个传承了两千年,继而近几百年内传入中国,又蓬勃发展的基督教会造成极大的压力和挑战。 就这大环境之下,作为一个传道人,还是三自教会的传道人,是在三自神学院毕业的我,我选择了安立甘宗这在受神学训练过程中接触极少的一个宗派作为我信仰的表达。而不是接受三自神学院里面主流的自由主义神学,或者是中国家庭教会主流的加尔文主义,或者是大部分三自教会只要对事工有利,就可以采用的立场。 现在的中国教会说是承认信经,但是,他们又不信信经里面所说的。简单的例子如下

 1、教会:我信圣而公之教会(使徒信经),我信使徒所立惟一圣而公之教会(尼西亚信经),这两大信经已经宣告,这教会是圣的,是从使徒延续下来的教会。

2、童贞女马利亚:耶稣基督由童贞女马利亚所生,这是使徒信经和尼西亚信经提及的,并且在迦克顿信经宣告,童贞女马利亚是上帝之母。但是,现在的中国教会大部分都认为马利亚是耶稣肉身的母亲,如此就陷入了聂斯脱利的异端中。

3、尼西亚信经宣告,我信为赦罪设立的独一洗礼,而现在大部分教会都不承认洗礼有赦罪的功效。 更多就不再一一列举。我信圣而公之教会,正如众先知论到他自始所宣讲的,主耶稣基督自己所教训我们的,诸圣教父的信经所传给我们的。 为什么我会接受安立甘宗?为什么我愿意成为安立甘宗的渴慕者,并且希望有机会受坚振礼而加入安立甘宗呢?原因基于以下几个方面。


现在中国教会面临的是千古未有之变局,不论是内部,还是外部,都对这个传承了两千年,继而近几百年内传入中国,又蓬勃发展的基督教会造成极大的压力和挑战。
 就这大环境之下,作为一个传道人,还是三自教会的传道人,是在三自神学院毕业的我,我选择了安立甘宗这在受神学训练过程中接触极少的一个宗派作为我信仰的表达。而不是接受三自神学院里面主流的自由主义神学,或者是中国家庭教会主流的加尔文主义,或者是大部分三自教会只要对事工有利,就可以采用的立场。
现在的中国教会说是承认信经,但是,他们又不信信经里面所说的。简单的例子如下
1、教会:我信圣而公之教会(使徒信经),我信使徒所立惟一圣而公之教会(尼西亚信经),这两大信经已经宣告,这教会是圣的,是从使徒延续下来的教会。
2、童贞女马利亚:耶稣基督由童贞女马利亚所生,这是使徒信经和尼西亚信经提及的,并且在迦克顿信经宣告,童贞女马利亚是上帝之母。但是,现在的中国教会大部分都认为马利亚是耶稣肉身的母亲,如此就陷入了聂斯脱利的异端中。
3、尼西亚信经宣告,我信为赦罪设立的独一洗礼,而现在大部分教会都不承认洗礼有赦罪的功效。
更多就不再一一列举。我信圣而公之教会,正如众先知论到他自始所宣讲的,主耶稣基督自己所教训我们的,诸圣教父的信经所传给我们的。
为什么我会接受安立甘宗?为什么我愿意成为安立甘宗的渴慕者,并且希望有机会受坚振礼而加入安立甘宗呢?原因基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她是认信的教会


我信,这两个字很简单,被耶稣医好眼睛的瞎子,充满信心的宣告说,主啊,我信!就拜耶稣。[1]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安立甘宗是一个认信的教会,她持守大公会议的所有决定。她宣告的,就是她所认信的;她所认信的,就是她所宣告的。她没有现代某些教会有着分裂症的表现,有些教会用尼西亚信经或者使徒信经宣告信仰。但是,又不相信里面某些语句,然后加上自己的诠释。就如前面提及的。
但是,安立甘宗不是这样的。她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她使得信仰得以保存下来,把圣教父们的教导,教导我们,持守当初使徒所传下来的信仰,救恩的完备,罪人唯靠恩典,唯独基督,唯独因信称义等都是她所持守、所保管的宝贵真理。
故此,安立甘宗毫无疑问的是认信的教会,是持守圣经真理的教会。


二、她是有使徒统绪的教会


惟一、神圣、大公的教会是传自使徒的教会。经由上帝所建立的祭司,圣灵的恩赐被通传于教友。圣职人员的统绪始于圣使徒,是满有恩宠之生命的共融与合一的基础。所以,居普良认为,教会在主教里面、主教在教会里面[2]。也就是说,主教在哪里,教会就在那里。也就是说,没有主教的教会就是没有使徒统绪的“教会”。
并且,教会只有一个头——主耶稣基督,在她内工作的也只有一个圣灵,这圣灵赋予教会的身体生命,并将她的所有成员与她的头基督结合为一。教会的合一超越任何一个属人或属世的联盟,是一份由上所赐的圆满而神圣的礼物。教会的全体成员就像藤一样在基督内合一,根源于他并聚拢于一个永恒的灵性生活中。教会信仰的一贯性与不变性的根基就是这满有恩宠的生命。
圣灵始终如一地藉着圣教父施行教导。藉着圣灵所立的圣职人员传讲真理,教会是真理的柱石与根基[3],是真理的保管者。前提是这教会是由使徒所立,传承下来的。而不是加尔文简化之后的两个标准“真教会的记号(mark)在于应该宣讲上帝的话语,以及正确地实施圣礼。”[4]有些人认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5],这就是教会了,这实际上这样的认知是太肤浅了。
主耶稣论及教会的时候说: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权柄”原文作“门”)。[6]所以,教会是由我们的主、救主亲自建立的,圣灵坚定并保护着她。她是独一、神圣、大公、传自使徒的教会,是“真理的柱石和基础”。
使徒统绪对于现在的新教来说,除了安立甘宗之外,都已经视之无物了,基本上不会提及。因为他们从罗马公教分裂出来的时候,并没有主教,并且在那样的情况思想教会论的时候,带着很多反对罗马公教的思想。
而从基督教教会未曾分裂之前,也就是1054年东西方教会大分裂之前,大公教会只有一个,使徒统绪就是主教制。这个传承是从耶稣的十二使徒传承开始代代相传,是与一系列的主教有关,这一系列的主教,起初由一个或多个使徒建立的教会的主教[7]。他们由使徒所立,继承使徒的权柄,并且也通过按立,将权柄传承下去。
圣居普良认为,教会的合一在主教制,主教的合一就是教会的合一;教会合一,是基督徒与其主教相合的合一。[8]
故此,安立甘宗是大公教会,并且坚持使徒统绪。这是安立甘宗的立场。我亦追随之。


三、她是有历史的教会


安立甘宗是有历史的教会。她的起源不但溯及亨利八世( Henry VIII)和他的婚姻问题(即恶名昭彰的「王的事务」),更可追溯至主后一世纪罗马军团为帝国设立殖民地时期。商人随着军队而来,而在这些士兵和商贩当中,肯定有耶稣基督的跟随者。特土良( Tertullian)和俄利根(Origen)都会在主后两百年左右谈及某个英国教会。圣阿尔班(StAlban,译注:英国第一位殉教士)为基督而殉道,大概就在主后二五零年罗马皇帝德西鸟斯(Desius)逼迫基督徒时期。在主后三一四年召开的亚尔勒会议(Synod of Arles),有三位英国主教出席。所以,安立甘宗是英国的历史性教会。
今天,人们惯于与历史根源切割,这个历史面向就显得重要。因为圣经中的永生上帝是历史的上帝,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上帝,是摩西和众先知的上帝,是主耶稣基督和使徒的上帝,是后使徒教会的上帝。家庭教会运动的一个弱点是它缺乏历史感,缺乏与过去的连续感。[9]
现今很多的教会,觉得自己教会有的崇拜形式,聚会的模式,祷告会的形式,他们的经验就是对的,但,他们却忘记了,他们的教会只不过是数十年,或者说上百年的历史罢了。即便是新教路德宗,也是16世纪才开始的。当他们抛弃了历史,就遗留下一大堆的问题。
中国的教会更是如此。因为各种原因,宗派没有了,根源就断了。麻烦就来,作为中国教会的传道人看到的问题更多,无论是教会制度上,教义上,牧养上,崇拜上等等。
而安立甘宗,可以明确的追溯到第一任坎特伯雷大主教,圣奥古斯丁。他是在597年的时候,受罗马教宗的差遣而进到英格兰。甚至可以更加的往前追溯,当圣奥古斯丁还没有前往英格兰的时候,英格兰就已经有了基督的大公教会了。
故此,安立甘宗她是有历史的教会。


四、她是礼仪的教会


安立甘宗有他的《公祷书》,有弥撒经书等崇拜礼仪规范的书。他是一个礼仪性的教会。
现代中国教会有人说及礼仪的时候,就会皱眉头,觉得礼仪,第一麻烦,第二死板,第三现代已经不适用了。
但是,我钟情于安立甘宗的礼仪之美。现代的中国教会一般只有两个节日,圣诞节和复活节。并且这两个节日有点变成狂欢节的趋势,圣诞酒、圣诞晚会、联欢晚会、复活节晚会等等。但是,实在是有违背我们敬虔的原则,难道庄严、肃穆、神圣的礼仪不能庆祝耶稣基督降生与复活吗?
并且更可怕的是,他们忘记了教会应该有的节期,然后大肆过世界上的节日,比如情人节、妇女节、清明节等等。不是不可以过,但是,作为基督徒万万不可舍本逐末。
故此,为什么我们要珍视礼仪?第一、我们可从圣经中找到不少礼仪的根据。新约中有许多片段记录古老圣诗和信条,是基督徒从旧约承袭过来的。第二、礼仪铭刻了真理,保证教义的一致性。第三、它使我们感到与过去连成一线,也和现在教会中的其它人团结。第四、它可防止会众因为圣职人员的恶劣习性而受影响。最后,它有助提高专注力,加强会众的参与。这些都对我们大有益处。由于这些优点,我要为安立甘宗是个礼仪教会表示欣慰。”[10]
有些弟兄姊妹说,礼仪不重要,圣经上说了要心灵和诚实就可以了。只要心达到了,那么就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去敬拜上帝了。这是完全误解了耶稣所说的心灵和诚实的意思,在英文圣经中,心灵和诚实,是in the truth and in the spirit,意思就是我们敬拜上帝,乃是要在真理中,靠着圣灵敬拜上帝。敬拜中心,乃是上帝。
那么礼仪是什么呢?我们可以说是使徒的遗传,也是教会传统的一个表现。当耶稣基督复活之后,在世显现40天,祂和门徒在一起,门徒把耶稣基督所教导的全部关于救恩的真理付诸于笔墨,记载在圣经,而关于教会崇拜,礼仪,传统等都付诸于教会。教会忠实的保管了这一切。并且在使徒们和使徒们的继承人的阐释和发展中,慢慢的成型为我们现在所见到的礼仪和教会传统。
安立甘的崇拜中,会众不是观摩者,乃是崇拜的参与者。这个崇拜不在于一个口才很厉害的牧师,或者能够唱歌打动人心的歌者,乃是在于全部敬虔的参与敬拜。美国著名导演西席•第密尔,在他童年时有一次偶然到附近的安立甘教堂参加大斋首日礼拜,命他感到惊骇的是,他发觉参加礼拜的只有他一个人!然而,在他有时间溜掉之前,牧师来到圣坛开始晚祷,这位牧师主持着全部会众只有一个小孩子的礼拜。整个礼拜仪式都是慎重而虔敬地进行着,好像礼拜堂坐满了会众一样。于是,西席•第密尔认清了一种对于崇拜的态度,就是上帝乃是全部崇拜的中心,而两个人或两千人来敬拜是无关紧要的。[11]
那么,礼仪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礼仪是不可见上帝恩典的可见形式。
“圣道”和“圣礼”是教会的两大特征,也是上帝施恩典的工具。圣礼是上帝对我们恩典的见证,上帝藉外在的象征以及我们对祂的敬虔的见证确认这恩典。圣奥古斯丁称“圣礼”为“可见的道”,为圣道的可见形式,是一种不可见恩典的可见形式,圣礼包括真道和外在的象征,代表着基督以及向我们彰显基督的影像,最大的圣礼就是基督。
基督是上帝的圣礼,教会是基督的圣礼,七大圣礼(圣洗礼,圣祭礼,坚振礼,婚礼,圣秩礼,告解礼,终傅礼)则是教会的圣礼。基督以他的奥迹,就是降生,逾越、升天、五旬节的奥迹等生命的历程,这天人相遇的共融点,是上帝不可见恩典的真实彰显,所以耶稣基督是原始的圣礼,是一切圣礼的基础。而现在复活的基督是在天上了,我们并不能看见,但是,有基督徒团体,基督徒团体与基督共融在一起,那么基督徒的团体,也就是教会是基督徒的圣礼。人们在圣礼中,教会把人们不可见之耶稣的恩典,在人间彰显出来。[12]
所以,礼仪不是教会生活的全部,而是教会生活的高峰和泉源。就是因为安立甘宗的礼仪之美,彰显上帝不可见的恩典,我热切的爱她。


五、总结


在亚他那修信经的第一条和最后一条,“人要得到上帝的拯救,最重要的是:必须要持守大公教会的信仰”,“以上乃是大公教会的信仰,除非人虔诚笃信,否则便无法得到拯救”。也就是说只有持守大公教会信仰的,才有得救的确据。
圣居普良曾说过:基督的配偶不可犯奸淫;她是纯全无瑕疵的。她只知道一个家乡;她用贞洁和谦逊保守至高处的神圣;她将我们保守在神的身边。她呼召那些她从国度里所生的众子。凡从教会分离与淫妇联合的,就是从教会所有的应许分离了。凡离弃基督教会的也不能得着基督的赏赐。他是外人。他是亵渎;他是仇敌。凡不以教会为母的,就不再以上帝为父。”[13]
在复活节大守夜中,一般都会使用的《逾越颂》中,称教会为“我们的慈母圣教会”。
简而言之,教会是教友之母。这点是毋庸置疑的。除非这母亲怀我们、生我们、喂我们奶,并关怀和引领我门,直到我们脱去这必死的肉体,成为和天使一样,否则我们无法得生命。此外,若不在这母亲的怀中,没有人能盼望蒙赦罪或得救。[14]
我信圣而公之教会,我相信她,属于她,留在她里面,就如夏娃是众生之母,教会是教友之母,并且忠实的为福音作见证。我相信上帝的话语是有大能的,虽然,这时代的人认为礼仪是古板的,传统是无聊的。但是,上帝的能力是可以更教会,我相信上帝会引领他的子民,重回上帝的圣道中,重回古道中,在那古旧的福音中,我相信使徒所立、惟一、圣而公之教会。
虽然,现在教会分裂至斯,但是,我不忧伤、不因为这些痛苦而愁闷,也不在这些试探中摇摆。要作大公教会忠诚的子女,并继续在没有祭司[15]的情况下于主日、节日、每天的早晚祷里,要赞颂上帝,自己读当日应读的经文,进行祈祷,就像最初的殉道者那样,他们很多时候也没有神父。不要在其他的信仰里寻找恩典,因为恩典只存在于大公教会内,基督就大公教会如此说到:“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


 

参考资料
1、斯托得,“为什么我仍是圣公会会友?”
2、约拿单牧师,“我信圣公会”
3、胡国桢:《天人相遇——圣事神学论文集》
4、加尔文:《基督教要义》
5、麦格拉斯:《宗教改革思潮》
6、谷勒本,李少兰译,《教会历史》,
7、圣经引用版本为中文和合本圣经。


 

脚注
[1] 约翰福音9:38
[2] 谷勒本,李少兰译,《教会历史》, 126-7
[3] 提摩太前书3章15节,倘若我耽延日久,你也可以知道在上帝的家中当怎样行,这家就是永生上帝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
[4] 麦格拉斯:《宗教改革运动思潮》,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201页。
[5] 马太福音18章20节。
[6] 马太福音16章18节。
[7] 维基百科:使徒统绪。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D%BF%E5%BE%92%E7%B5%B1%E7%B7%92
[8] 谷勒本,李少兰译,《教会历史》,(香港:道声出版社 ,2000),126-7。
[9] 斯托得:“为什么我仍是圣公会会友?”
[10] 斯托得,“为什么我仍是圣公会会友?”
[11] 约拿单牧师,“我信圣公会1——礼仪之美”
[12] 参考,胡国桢主编:《天人相遇——圣事神学论文集》,192-193页。
[13] 居普良,《论教会合一》。
[14] 加尔文:《基督教要义》,1032页。
[15] 安立甘宗的牧师,如果为主教按立,则同时具有神父的身份,也被称为祭司或者神父。他所祝圣的饼和杯被称为圣体宝血。